温泉猪🐷

是互攻画手,两边都画。画不出来就写。微博ID:温泉猪-主催模式开。沉迷家长组ing

crossover来一发。
想看两个人一起破案_(:з」∠)_【我很久没画过小探长了orz

wild target AU 停更,大修。
我要是修不好……就……咳,忘了它吧……
画图基本停更,我有6张A1毕设要日……
接稿看情况……如果是7月底的北京SLO的稿……也得看情况……

[Fantastic Beasts x Kingsman]關於內勤的那些破事 第一章

格子西装!!!!!!我飞升!!!!!!!啊啊啊啊啊啊给姑娘你比哈特!!!继续继续继续!!!!

抖森窩要當你學妹:

 @温泉猪🐷 太太雙手高捧這第一章送給妳,文筆有病勿揍OTZ


聲明與警告



神奇動物/怪產之王男AU,設定現代無魔法,有大量王男原片涉及,有年齡操作


各種特工電視電影亂燉,插入貝克街;有各位British boys熱情串場


CP應該會是家長組,也許會有E寶水仙。這篇文中的Credence是小Vince餡兒


啊對,TheseusScamander由大喜哥James D’arcy擔任


作者隨著邏輯一起已死,所有的角色都不屬於我


可能會OOC,不適者速逃喔喔喔喔


我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更完


大概就是這樣


=====正文開始=====


-1


所有外勤特工的工作準則第一條:永遠不要招惹,勾搭或是撩撥你的軍需官,否則你怎麼死的都不知道。


「玩火自焚的白癡。」某位不願具名的,穿著毛衣帶著眼鏡的內勤,拿著馬克杯,坐在筆電前,如是說。


 


0


「你看過市面上任何一部特工電影嗎?沒有?很好。因為你會發現真實世界比電影還要操他媽的蛋。你的外勤十個裡有八個是自以為有替身演員的傻叉。-什麼,沒錯,我們的特務培訓系統實際上是可互通的,管他是王的男人還是MI6還是霍格華茲還是那啥馬褲殺還是州的男人-這些美國名字爛透了-孩子,比如現在我們來不及訓練新人,我們就有權向所有類似機構借調人手,你這個位置是兼職的人事主任,你有特權在特殊情況直接找人頂替空缺而不需要領導簽字,不管他是你的同級還是你訓練過的小屁孩。上述交接說明你聽清楚了,Newt?」


「聽清楚了,Merlin。」


「那就祝你退休那天腦門上還有頭髮,Merlin。」


「謝謝你,Merlin,希望你…退休愉快?」


「Knightley,我現在是Knightley。」


「再見,Knightley先生。」


 


第一章


 


「-想都別想。」


這是PercivalGraves看見自己攤在桌上的調職令後的第一句話。


「去英國或是提前退休。」他的內勤淡淡地回答,「-沒有退休金。」


Percival Graves緊咬住下唇內側以禁止自己爆粗。


「為什麼是我?」他問。


「女王的懿旨。」SeraphinaPicquery說,「-得了,Percival,看看你的履歷,耶魯大學主修電機,副修人類學,MACUSA第一名結業,Statesman近身搏鬥和高點狙擊記錄保持者,每一年都至少拿到兩枚勳章。還要我提到你十代以前的曾祖父是MACUSA的創建者之一嗎?或是當年他是威爾士親王的親戚所以某個程度上你也是個王的男人?」


「說重點。」


「重點是,在我們的英國夥伴因傷退休,而先前我們送過去的兩位特工在組織裡表現優良的情況下,」Picquery說道,「Kingsman希望在他們訓練出新的特工之前,找一個經驗豐富,年資足以讓年輕人閉嘴的特工過去幫點忙,他們願意負責你的住宿跟所有福利。」


「然後我會因為時差而沒有看到湖人隊的決賽。」


「你那兩個都叫James的表弟可以視訊告訴你。」Picquery闔上文件夾,「而且你根本不看籃球賽,Percival。現在,穿上你最不惹眼的西裝,拿好機票滾蛋,落地告訴我一聲。」


 


如此這般,特工PercivalGraves從可愛的大蘋果紐約被扔到人群跟天氣一樣悶的倫敦,英格蘭;遠離了第五大道的定製西裝店、時不時的西岸假期、日落大道上的美女,還有兩個嘴砲的表弟。


「有差嗎? 你個007去英國是適得其所,」他服役於洛杉磯反恐特勤隊的James表弟在視訊小格子裡說,「-等等,我們這裡有像007之類的角色沒有,James?」


「JackRyan?[1]」他另一個叫James的表弟從另一個格子裡回話,然後他們迅速聊起那部2014年的電影,完全無視即將登機的Graves。


兩個熊孩子,Graves”啪”地蓋上筆電塞進提包,那個油頭粉面的小娘炮也就騙騙你們能勾搭上的無知少女。1992年那部才是最好的。現在的年輕人品味簡直可怕。


 


到機場接他的是一對美國小姐妹。


「Galahad,本名PorpentinaGoldstein,長官,」黑頭髮的姑娘嚴肅地微笑,「非工作時間您可以叫我Tina。」


Graves跟她握手:「長官?」


「我也是在MACUSA結業的,長官。」


「請叫我Queenie,我的代號是Guinevere,長官,」金髮,穿著一身粉紅的姑娘笑的像是在灑糖:「請上車吧,Arthur在等您。」


 


在Statesman的特工代號已經讓Graves提也不想提,誰曉得英國這裡的代號更清奇。創建這個機構的老傢伙們不是小說看太多就是腦洞大到無法癒合-什麼年代了還在用圓桌武士當代號啊。


Tina開車的時候,Queenie從前座遞給Graves一個小公事包,裡頭裝著他在英國可能需要的所有(假)身分證名,和幾件Kingsman的隨身標配。這些東西還算好玩,Graves玩了一路,直到小黑車在薩維爾街的一間裁縫店停下。


「裁縫店?!」


「每位Kingsman特工都必須擁有三套以上的訂製防彈西裝,今天我們得先幫您搞定這個,長官。」Queenie推開了店門:「-開玩笑的啦,這是我們的偽裝。請往這邊走。」


Graves繞過店裡整齊疊放的格紋布、條紋布、花呢布、粗呢布、尼龍布、緞布,各種他叫不出名字的布,然後櫃台後邊的老人向他點頭,說道:「歡迎來到英國,先生。」


「我們明白,」魚貫上樓梯時Tina小聲地說,「這些英國人…現在美國那邊的偽裝是什麼,長官?」


「iStore。」Graves說。


「噢。」Queenie說。


她敲了敲一扇厚重的木門,對著對講機說,「我們把Graves先生帶來了,Arthur。」


「快進來。」那個年輕的男聲說。


Graves幫女士們推開門,進入一間餐室,一男一女坐在桌邊,他們都戴著方框眼鏡,穿著合身的正裝,卻像兩個高中生似地大聲玩撲克牌。


「同花順!」那個女人把牌拍到桌上:「把錢拿出來!」


「妳他媽又算我牌!」男的大叫,「Rox,這樣很犯規!」


「抱歉,Eggsy,反正你玩牌從來沒贏過我。哈囉,Graves先生。」


Graves看了看他們:「-午安?」


「Graves先生,午安,請坐,」那個看起來還不到三十五歲的男人說,「我是Arthur,Kingsman的領導,這是特工Lancelot。」


那個金棕色頭髮的女人也同Graves握手:「Roxanne,叫我Roxy就好。嘿,Eggsy,我先走了,Perci舅舅還在等我。」


「幫我跟他問個好。Tina,謝謝妳;Queenie,剛才Newt好像在找妳。」Arthur爽朗地笑道。他的口音混雜著英劇小混混常有的東倫敦腔和老派紳士文雅腔調:「Graves先生,飛機上都還好嗎?」


Graves點點頭。


「那咱們直接進入正題吧,」Arthur說,「我們前陣子才換了新的Merlin,然後Percival在任務中被炸斷了一條腿,所以他提前退休,我們還沒有時間選拔新人,所以上一任Arthur建議我可以向美國的同僚借人手。」


「所以我的代號是Percival?」Graves已然理解。


「對不起,我沒有想到你的本名會跟代號重和,我會告訴Merlin這一點的,」Arthur搔搔上了髮油的頭髮,因此讓一措堪稱呆毛的短髮綹掉到他的右邊鏡框上面:「Merlin是我們的常駐軍需官,Gunivere是輪班的,一會兒我帶你去找Merlin報到,順便熟悉一下環境。總之,謝謝你啦,要不然我真的會給Merlin噴到死-當初真是傻了才說要頂Harry的位置。我是說,上一任的Merlin,他是個嘴砲王。」


 


Gary “Eggsy”Unwin-Hart,現任Arthur的全名,人稱Eggsy,組織裏老一輩的特工稱之蛋仔,三十四歲;前任Galahad,爆頭大滿貫記錄保持人,與他的導師,即前任Arthur與前前任Galahad,也就是HarryHart為師生與夫夫關係。跟上一任Merlin為師生兼忘年損友。跟現任Lancelot為沒有血緣的親姊弟。


在Percival Graves,特工代號Percival眼中,就是一中二青年,跟他那兩個表弟有得拼。


Graves來頂替的特工位置原本屬於Lancelot的舅舅,而新上任的Merlin,一年前才從霍格華茲-Kingsman附屬的名字不知道是什麼鬼的內勤訓練學院-結業,喜歡在控制室養小動物,人送外號神奇寶貝大師,名叫NewtScamander。


Arthur向Graves做以上說明的當兒順邊伸出腿,攔住一只黑褐色的東西,把它拎起來,說:「這是Newt的鴨嘴獸。你得小心這傢伙,牠會拔你的袖扣。」


「嗅嗅!」一個一手抱著平板的高瘦身影閃出控制室,「看在-Arthur!抱歉我沒注意-」


「Merlin!這是我們的新Percival,本名也叫Percival,」Arthur歡快地介紹,「Percival,這是Merlin,我們的軍需官。」


「你好,我是-」


然而那個穿著淺色底格紋西裝,打著圓點領帶的內勤一語不發地接過鴨嘴獸,轉身走掉。


「額,他不在衛星連線上的時候都有點害羞。」Arthur說:「不過放心,他不那麼愛毒舌,你們會相處愉快的,我保證。」


然後他就腳底抹油溜了。


 


Percival Graves覺得自己同時受到來自Statesman與Kingsman兩方深深的傷害。


他孤身站在敞開的控制室外,望著那個淺棕色腦袋彎進桌子底下安頓那只鴨嘴獸,還有一保溫箱的小蛇跟另一飼養箱的竹節蟲,最後坐進他旋轉椅的白色猿猴靠枕,轉過椅子,戴著方框眼鏡,拿著一只寫有字樣的馬克杯,正面面對Graves,面無表情。


「Percival,」他確定此時這個內勤是在叫他的代號,「我是Merlin,很高興認識你。容我說明你的任務。」


 


註:


[1]Jack Ryan,美國作家Tom Clancy筆下的人物,幹大事的。這個系列小說也改編成許多電影,2014那部由派派Chris Pine飾演,1992年的版本則由Harrison Ford老爺子飾演          


#作者當然最喜歡派派的版本了


又註: Merlin!Newt的衣服是這樣的




這種風格也只有小雀斑才撐得起來了hhhh




TBC







写呀!搞事呀!写了我给你画王男AU的图呀!

抖森窩要當你學妹:

佔tag發牢騷抱歉


媽呀什麼都不想幹只想寫文的周期又來了


我的論文在哭泣


然鵝好想動筆寫神奇動物的王男AU ᕙ(˵ ಠ ਊ ಠ ˵)ᕗ


因為看到 @温泉猪🐷 太太畫的圖啊,我的手好癢


為了不讓自己開坑就沒跟太太問腦洞的授權


可是梅林的褲子啊仁慈的路易斯我真的好想寫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


誰來給我一個阿瓦達啃大瓜快點( ☉_☉)≡☞o────★°

姑娘你写嘛!!!!!写!!!嘛!!!!!我我我我我我我要看哭唧唧的吸血鬼部长【你

图是:这张

脑洞在打草稿的过程中一路跑偏,从一开始的面具到MACUSA宴会到特♂殊聚会到五十度灰……【手动再见

所以我一开始到底想画什么来着【。

我可能是想看部长养闺女想疯了……

设定是Newt是在海洋馆工作的潜水员,平时喂喂鱼,驯个海豚海豹什么的……部长是单亲爸爸带着女儿!女儿!可爱的小女孩!

现代无魔法AU。